rss
联系方式:010-51667044

上海群租大鳄靠28套房月入8万
2014-07-17 15:49:28   来源:网络   编辑:俞强   评论:0 点击:

曾被称为沪上第一“群租房小区的中远两湾城,在过去一年中连续推出具有标杆意义的新政,结合劝说以及整治行动,使老黄等一批“二房东”和大量“群租房”彻底消失。
        拥有28套“群租房”,每月收入超过8万元……人称“史上最牛二房东”的上海人老黄,近日被彻底逼出中远两湾城。记者昨天获悉,曾被称为沪上第一“群租房小区的中远两湾城,在过去一年中连续推出具有标杆意义的新政,结合劝说以及整治行动,使老黄等一批“二房东”和大量“群租房”彻底消失。 
 
        艰难拔掉“群租大鳄”
 
        虽然许多专家将“群租”现象最终归结为房价高涨,房租飙升的大背景上,但“群租”蔓延速度之快却让人难以理解。去年8月底,记者深入采访,挖掘出了一批唯利是图的“二房东”,正是他们从以炒房为目的的房东手中租借到房屋,成批制造了“群租房”,才催化小区的“群租房乱象。以中远两湾城为例,“群租客”最多时达到3万多人。整治“群租”,如何打破“二房东”的暴利利益链成为关键。普陀区宜川路街道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发现除房东与中介公司控制的少数房源外,近7成“群租”房源控制在“二房东”手中。于是,有关部门曾多次通过口头、书面告示宣传,开出自行整改通知单,若“二房东”置若罔闻,则由有关部门联合进行整治行动。该负责人提到,曾有一个姓黄的上海籍“二房东”,最多时拥有“群租”房源达到惊人的28套,以每套每月平均赚取3000元计算,老黄仅通过“群租房”的收入就达到8万余元。在整治初期,如何拔掉老黄这样的“群租大鳄”成了关键。据悉,老黄起初还多次希望相关部门网开一面,对其自行整改的“群租房”补贴,但被拒绝。有关部门通过多次法律训导以及整治行动,使老黄的地盘逐渐化整为零,并最终于近日从小区完全消失。
 
        “群租”有沿轨交衍生迹象
 
        从中远两湾城整治“群租”至今,全市各区县都展开了不同规模的整治行动。但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不少操纵房源的房东、二房东、中介公司通过“游击战”的方式,暂时将“群租客”转移到周边小区过渡,一旦“风声”过后,便再次安排租客住回原小区。也有部分“二房东、使用不同的名字登记租房,使自己从风口浪尖转为幕后黑手,如此一来,这些“群租房”变得更加隐蔽,有关部门难以排摸取证。与此同时,记者从部分业主反映来看,原本饱受“群租”乱象的小区往往位于交通方便的商业中心、学校医院附近,但随着去年多条轨道交通的开通,“群租”出现由中心城区的大型社区向周边新交房小区衍生的迹象。
 
        针对这种现象,加强小区本身的技防设施同样会起到暂缓“群租”蹿升的作用。例如,中远两湾城东区将率先开通智能道闸刷卡系统,建成后,人员进出刷卡则采取类似城市地铁检票的模式,小区的门岗将成为拦截“群租客”的第一道关卡。
 
        依法治“群租”实际难操作
 
        一年来,虽然“群租”乱象有所缓解,但中远两湾城物业公司两湾分公司总经理杜恩毅表示,治理“群租”现象仍然需要更具体的法律、法规支持。目前“群租”现象屡禁不止,主要是“群租”有一定的隐蔽性,物业公司难以应对,即使发现,也不能强制执法。另一方面,让业委会或相邻业主与“群租房”的业主“对簿公堂”,实际操作性也不强。中华全国律师协会民事委员会委员宋安成表示,从目前我国房地产管理的法律看,对“群租”问题也没有明确的禁止性规定。市房地局2007年出台的规范性法律文件,虽然明确禁止“群租”问但这些规定在实施中仍然有实际问题,一是效力太低,其次是可操作性不强。宋安成建议,应尽快对《上海市房屋租赁条例》进行修改,将“群租”管理纳入《上海市房屋租赁条例》的调整范围。他建议,增加“群租”的专门章节,将需要规范管理的“群租”与合法的房屋租赁区分开来。此外,可考虑对“二房东”设立警告或者一定数量罚款的行政处罚。

相关热词搜索:大鳄 月入 套房

上一篇:40亩地建10栋房 看顶级富翁的奢华生活
下一篇:4300万元:史上最贵车在上海叫卖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