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联系方式:400-0088-408

高益槐:为全民大健康事业奋斗不息
2017-03-07 17:15:49   来源:营讯传媒   编辑:田西荣   评论:0 点击:

安发国际控股集团在被誉为“世界最后一块净土”的新西兰应运而生。这是一个“天然药物新王国、健康生活新起点”。这是一个普通的中国人——一位华裔科学家创立的,他就是本期《高端访谈》嘉宾、国际著名华裔科学家高益槐教授。
  人类总是和医药科学共生共长、相辅相成、齐安共息,凡从政治国者、凡从医济世者、凡科海追踪者、凡创业大成者、凡慈心为善者,无不把医药、医政、医德、医生为己任,铸建着人类求以健康平安、和谐生存、生生不息的最大福祉。
——高益槐

 
\
安发董事局主席 高益槐
 
  目前,全球对天然药物的需求量每年以19.8%的速度增长,健康产业迎来了一场新的机遇和挑战,无限的艰辛、无限的需求、无限的市场、无限的商机、无量的前景。

  在人类追求健康的呼唤声中,在机遇和挑战面前,安发国际控股集团在被誉为“世界最后一块净土”的新西兰应运而生。这是一个“天然药物新王国、健康生活新起点”。这是一个普通的中国人——一位华裔科学家创立的,他就是本期《高端访谈》嘉宾、国际著名华裔科学家高益槐教授。
 
生产本身就是实现科研成果的过程

  《当代直销》:作为生物技术方面的顶尖人才,您在1992年就被评为中国优秀中青年科学家,并在进入新西兰皇家科学院后获得了多项国际性专利,为传统医药的现代化科学提取、开发和应用提供了新技术、新思路。那是什么原因让您选择创建安发?您又是怎么在做着研究?

  高益槐:这些年来,我一直深钻科研,努力做到把一系列产品推向国际前沿的领域。目前来讲,基本上是按照我自己一生当中所设想的那一条路一直走下去的,实现了我当初的目标和所怀揣的梦想。因为我知道,如果科研没有突破,安发就会失去特色,而要形成自己的特色,就必须有科研的基础,而且必须在深度、高度以及特殊性等方面实现持续的突破,从而在这个基础上为生产进行铺垫。
这就要求我们的科研不仅仅是为了获得专利,还要把专利转化为成果。在这个转型升级的过程当中,从理论研究到应用研究都要考虑周全,最后才能把这个科研成果应用到生产当中。所以,生产本身就是实现科研成果的过程。
  多年来,我始终以天然药物为研究宗旨,而不是以保健品为研究宗旨,所以我以前的一切研究都是以西方现代生物医药、生物制药的角度去研究天然药物。其中生物制药包含了合成药物、基因药物、传统药物等。经过多年的研究之后,我发现合成药物有很多的副作用,而基因药物又解决不了疑难杂症,比如会导致患者的的肝病还没治好,反而引起肾病等并发症。
  此后,我把精力放到了研究天然药物上面来。天然药物的难点在于不好合成,其中有两个问题需要突破:一个是药物元素起什么作用,比如说竹叶的黄酮起什么作用,灵芝中的三萜类和腺苷起什么作用,菇类多糖起什么作用。要想把天然药物做好,就必须把这些基础理论搞清楚。在我40年的科研生涯里,其中有20年是做基础研究的,这帮助我明白了天然成分中的不同作用,而且老祖宗对此也都有相应的记载,通过学习,这也让我理解得更加深刻。
   所以我就会对很多天然资源、药物资源里面的各种成分进行精准的研究,然后再用西方的方法做动物实验、毒理实验、药理实验、人体实验等,并通过西方的医学研究方法总结出了自己的思路,包括在研究的过程中发现一个很重要的领域——多糖领域。中医说的“扶正固本”、“固本强基”其实就是活性多糖。目前,多糖领域和蛋白领域、基因领域成为生命科学的三大领域。其中,多糖领域就存在大自然的所有植物当中,而且具有非常大的价值。比如说,猪为什么吃的特别胖,而且不感冒,就是因为在米糠里面有很多这种药用多糖。当然,人们现在都悟出了在米皮里面、米麸里面、米糠里面有很多药效成分,但我们不能把谷皮也吃进去,因此需通过低温多层生化分离的技术提取制成产品帮助人们消化吸收。
 
  《当代直销》:通过您的介绍我感到,您创办安发的初衷,应该说是以一个科学家的责任感出发的,利用自己掌握的这种先进技术,然后希望它能够造福于人类?

    高益槐:因为我之前是科学家的身份,就是要一心一意做好科研工作,我也正是在科研当中发现了天然药物可以解决副作用的问题。当时有很多人想要买断这个专利,其中也有很多其他国家的人,我不想让外国人拿到这个专利反过来赚中国人的钱,加上当时在国家“千人计划”的感召下,我毅然决然地选择回到国内,让更多的中国人使用到安发的产品。

\
 
“三效关系”为中西医搭建桥梁

  《当代直销》:您对中草药的情有独钟,是否跟您出生于中医世家有关系呢?在您看来,发扬中医药文化应该如何传承下去?
  高益槐:我爷爷是名中医,我从小就受到他对中医、中药的影响。比如,爷爷给胃病患者开八个方剂,前面四样跟胃病没有关系,而是起到固本的作用,也就是先提高患者的免疫力,后面几样才是对准胃病,针对胃寒或是胃热再对症下药。我从8岁开始就在他身边,他的开方思路让我知道了中医、中药的内涵。因此,中医文化是需要沉淀和传承的,这不是西方人能够简单理解和掌握的。那为什么我的理论和研究成果在西方会被接受?因为我不讲中医复杂的理论,而是把各种剂量讲得清清楚楚。
  1998年,我提出的“三效关系”理论得到了国际上的认可。“三效关系”即构效关系、组效关系、量效关系。构效关系是化学成分的分子结构与疗效的关系,是对终端产品主要成分的分子结构活性成分的保持和疗效相关性研究。组效关系则是对产品不同组分的科学组配与产品疗效相关性研究。根据传统医学药物成分的“加乘”、“互补”的“君臣佐使”配伍原则,在构效关系以及分子层面的基础上,进行科学的复方配比,让该组合达到“最优”的配比和尽可能的高“功效”。使产品的配方达到主次药兼容、互补、药引(载体)突出。而量效关系是药物的精确和量化一直是西方药物的最大优点和成功之处,天然药物经提取、科学配比后的剂量、精确度和对保健、辅助治疗和治疗三种不同状况人群是至关重要不容含糊的。传统中医药是直观的望闻问切,定性和半定量式“手抓配药”到“称量制药”,提取方式粗陋简单,难于做到精确量化。复合真菌多糖在分子水平上进行科学配比,精确高效量化。精确的量化才能充分应用药物代谢学、药动学之原理进行用药,才能深入应用生物学、生物化学、分子生物学的基础理论,达到准确高效用药的目的。
因此无论是中医还是西医,最关键在于你要知道化学结构和功效,而“三效关系”理论就是在这个基础上为中西医搭建桥梁。
 
《当代直销》:您的“三效关系”理论对解决现代中西医融合问题起到了很好的作用,而您作为一位严谨的科学家,为什么会选择让企业申请并获得直销牌照呢?在您看来,直销的优势在哪里?
高益槐:一般保健产品既可以选择开店面,也可以选择进药店,但新兴的科技如果进药店基本上就会无人问津。比如,胃病的药就有几百种,而药店的工作人员很难对每一位患者的病理掌握清楚,也很难把每一种胃药了解清楚,表述清楚。如果是这样,就无法让新型的科技产品更广泛地进入到市场。
而直销模式恰恰可以实现对客户进行一对一的产品介绍,通过分享的形式,让更多需要的人了解你的产品,使用你的产品。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客户平时所迷茫的问题都会在传播的过程当中得以解答,对所需的产品也会更加了解。
此外,直销的优势还在于,当你的产品通过人与人之间的分享销售出去之后,是可以得到很好的产品反馈的。因为每个人的体质不同,对产品的反应也会不同,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帮助我们提升产品后期的研发完善力度。
 
直销企业应该以科技创新实现转型升级

  《当代直销》:由于直销行业的特殊性,很多人直销模式产生误解。您认为如何才能做到让直销行业的整体形象得到提升?
  高益槐:直销在中国的特殊性其实就是我们有些国人对这种销售模式存有一些误会、偏见,没有把直销和传销辨别清楚。这一方面是因为的确有人打着直销的幌子在做传销的事情,毒害了很多人;另一方面有的人利用直销模式层层加价,使得产品价格虚高,消费者在购买产品之后会有被欺骗的感觉;再者就是直销行业的宣传不是很到位,造成很多人不了解直销,无法得到社会的认同。
我认为直销企业应该以科技创新实现转型升级,做到精准服务。此外,相关的政府机关也要进行有效的监管和引导,帮助直销行业树立品牌形象。我想,这样的直销模式一定是21世纪主流的销售渠道。
 
  《当代直销》:如今,安发已经遍布世界多个国家和地区,您认为在中国市场与在其他国家或地区的市场相比最大的不同之处在哪?
  高益槐:坦率地讲,目前的中国直销市场有很多地方还是有待完善的,从企业的角度来讲,其中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对科研的重视程度不够。这就导致产品同质化现象严重,既无法引领市场潮流,也无法满足消费者需求。
  从行业的角度来看,政府的监管和相关的法规政策也多有不同。西方的管理是放中有收,例如保健品在相关部门备案后,如果有人举报,并查处问题则是按刑法处理的,但在其他方面并没有过多的约束。而国内并不是一个管理机构负责直销企业,这会造成在出现问题时职责不明晰。同时,我们的直销法规也需要完善,这样才能引导这个行业发展。
 
  《当代直销》:在您看来,直销在中国的发展趋势是什么?目前行业发展的困难表现在哪些方面?

   高益槐:从目前来看,拿牌企业越来越多,这足以说明政府对直销的开放心态,但是在放的过程当中,国人如果没有正确的、严肃的、科学的眼光来看待直销行业,那依然会存在很多问题。这会阻碍以直销的模式来发展贸易经济和区域经济的。
  这些问题的解决一方面需要政府要加强管理和支持。目前为止,政府出台的很多政策是非常有利直销行业发展的,但在细节上还需要加大扶持力度。另一方面,媒体应该结合实际情况对直销行业进行正面宣传,把直销和传销的概念和区别进行普及,让更多的人了解直销模式的精髓,而不是妖魔化。当然,这可能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也不是能够一蹴而就的。
  此外,直销企业自身也需要加强经销商的培训,本着对社会负责的态度加强风险控制。我想,以上几点可以做到的话,直销未来在中国应该会有更好的发展。
 
  《当代直销》:《“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简称《纲要》)正式公布后明确指出,我国将建立起体系完整、结构优化的健康产业体系,形成一批具有较强创新能力和国际竞争力的大型企业。这意味着“健康中国”战略正式上升为国家战略,健康产业也将成为国民经济支柱性产业。对此,您是如何看待这部《纲要》的出台?

    高益槐:《纲要》的出台是非常有必要的,15年以后,中国人的治疗成本会达到加拿大的50倍。因为目前的慢性病太多,人口老龄化现象严重,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有必要把健康普及成全民意识。
对于安发来讲,我们也会追随“健康中国”的步伐奋进。未来,安发也将和国内外的医学、医药,以及金融“巨手”合作,为全面实施的“精准医疗”及健康呵护作出应有的贡献。同时,我们作为工商总局驰名商标企业,。也将为布局和践行全生物医学产业链及“三医融合”(医学、医药、医疗)的健康战略;以及为国民“未病”(预防、亚健康、保健、遗传基因谱检测等),“已病”(精准检查、精准诊断、科学用药、精准治疗等),“病后”(康复的系统健康工程)的保健健康奋斗不息。
 
 
记者手记:
  20世纪以来,世界生物科技的飞速发展,使基因组学、蛋白组学、多糖组学以及生物活性物质的研究和提取技术取得了革命性的突破。30多年的科海追踪,高益槐教授首先在国际医学史上提出和完成了三效关系的理论和实践,为传统医学和西方医学融汇互补和并肩共进搭起了一座桥梁,同时他从分子生物学和生物活性物质的角度诠释了传统医学“扶正固本”的真谛。从标本兼治的原则上进行药物“细胞排毒”、“细胞修复”、“细胞再生”三大功能的深入研究,进而在分子水平上继承和创新了“君臣佐使”的复方配比的用药方略和辩证施治的现代医学精髓,发明了一系列“无毒、无副作用、无药物残留”的药食同源的现代天然药物,实现了治疗和保健史上“高含量、高活性、高功效”的药物和保健的高品质追求,为传统医学的现代化作出了杰出的贡献。

  在采访过程当中,高益槐教授曾多次谈到“科研”、“创新”等关键词,并呼吁媒体加强对直销概念的普及和推广。在他看来,直销未来在中国的路还很长,很多方面还需要完善,但直销未来的发展是光明的。这位以科学家背景的企业领导人在直销行业中并不多见,他的商业嗅觉可能没有那么敏锐,但务实的风格却吸引了大批的追随者。
  
  访谈中,大量的时间在谈研发的重要性,却丝毫不谈业绩,因为在他看来,舍得精力跟资金投入到研发的直销企业,业绩没有理由上不去。极强的逻辑思维和语言组织能力,把天然药物的研发过程和结果讲解得通俗易懂,我们在他坚定的眼神中可以看到执着与纯粹,相信这位“与众不同”的企业领导人,会把安发带向一条快速发展之道。

相关热词搜索:高益槐 大健康

上一篇:探寻“康美速度”——访康美时代总经理朱庆华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